咕咚网

达尔基安,达尔雅瓦别墅,赫芬达尔指数,达尔盖的旗帜论坛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683章给王爷下药 “阿楚,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还想往哪归?”他问。 她有些恼羞成怒,“轩辕炙,你什么意思?你别不识好人心。不就是和你吃顿饭吗?看你疑神疑鬼的。” 轩辕炙被她的模样逗乐,“阿楚,我错了,我连罚三杯和娘子赔礼还不成吗?” 楚倾瑶哼了一声,在心里盘算着三杯下肚后,他会不会醉。然后她又摇头,轩辕炙的酒量,要是喝光了两坛还差不多,三杯只够塞牙缝的。 “阿楚,你怎么在摇头?”轩辕炙觉得今天的阿楚怪怪的,温柔得有些不像她。 楚倾瑶娇笑着,“我只是觉得你才喝三杯,有点没诚意。” 轩辕炙拿起酒坛,“既然娘子说我没诚意,那我就喝了这一坛,不知道这样能够能讨得娘子欢心?” 楚倾瑶听后,一仰头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光,然后把杯子推到他面前,“那你也得有点诚意,给我倒上。” 桃花酿的味道很好,带着桃花的韵味,楚倾瑶舔了舔嘴巴,见轩辕炙只是看着她笑,却不倒酒,不满的道,“小气鬼,我才喝了一杯,你就舍不得了。” “阿楚,你不是说要给我生个孩子吗?我们这段不应该喝酒。”轩辕炙将酒坛放下,给她夹了一碟菜,“听话,乖乖吃饭,晚上为夫好好伺候娘子。” 楚倾瑶的脸不争气的红了,嗔怪的瞪了他一眼,“真不正经。” “和娘子正经,我这炙王府怕是就真要断了香火。”轩辕炙把她面前的杯子放到一旁,眯着眼睛看她,“何况娘子这么美,为夫……也把持不住。娘子,今晚不如我们……” 楚倾瑶听他越说越来劲,羞得满脸通红,直接夹了一块鹿肉塞到他嘴里,恶狠狠的道,“闭嘴,吃饭!” 轩辕炙愉悦的看着她,原来与娘子说话这么有乐趣。 一顿饭,两人吃得心猿意马,草草了事。楚倾瑶有点委屈,为了这顿饭,她可是下了苦功夫的,结果让轩辕炙三言两语就打乱了计划。 她的本意是今晚把他灌醉,然后她一个人起早出城。既然这招不行,那就再想其他的法子。总之,昆仑境那么危险,绝不能让他去。 饭后,她娇羞的向轩辕炙伸出双臂,“炙,抱我回去。” 轩辕炙眸色一深,忍着心里的急切,故意道,“不抱,娘子都没叫我夫君。” 楚倾瑶一咬牙,夫君就夫君,语态婉转媚态十足的喊了一声,“夫君,抱我。” 轩辕炙觉得骨头都跟着酥起来,邪笑着抱起她,“娘子,我来喽!” 还没等走到床上,他就急迫的寻到她的唇,转眼之间,两人就吻得难舍难分。这一晚,轩辕炙不停的要着,好像在阿楚身上,他永远有使不完的力气。 楚倾瑶早就累得腰酸背疼,全身发软。好在轩辕炙终于放过了她,抱住她一脸满足,“阿楚,为夫歇歇,醒来再战。” 还来?本来迷迷糊糊的楚倾瑶一个激灵,瞬间又想到一会自己要做的事情,窝在他怀里,愧疚的没出声。 头顶传来轩辕炙均匀的呼吸声,她不舍的在他怀里蹭了蹭,炙,你等我回来,给你生孩子。 她的手指轻轻一动,一个小瓷瓶就到了眼前,在给自己吃下一颗小小的药丸后,她打开了瓶塞。听着轩辕炙的呼吸声起了变化,她吃力的坐了起来。 温柔的吻上他的薄唇,纤细的手指从他光洁的下巴一直抚摸到他肌理分明,又结实有力的胸膛。炙,我走了,你等我回来。 想了想,又怕他会生气,赶紧拿出纸笔,给他留了一封信。叮嘱他不准去昆仑境,留在府上等她。 楚倾瑶从房里出来,七杀一愣,“王妃怎么起来得这么早?” “七杀,给我备马。” 七杀疑惑的看向她身后,“王妃,王爷呢?”如果上路的话,王爷怎么没出来? “我给你家王爷下了药,三天之内,他醒不了。”楚倾瑶也不打算瞒着七杀,“昆仑境之行,我打算一个人去。” 七杀焦急的道,“王妃,万万不可。”王爷如果醒了,府上没人能平息他的怒火。 “七杀,昆仑境有多危险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家王爷蠢,难道你也学他?”顿了一下,她才道,“好好守着王府,我带浮云殿的人去。” 七杀砰一声跪到地上,“请王妃带上属下。” 楚倾瑶略一犹豫,说了声好。七杀见王妃答应,转头就去备马。 “七杀,不用带暗卫。”楚倾瑶想利用这次机会,看看浮云宗的实力。 马匹备好后,楚倾瑶和七杀立刻出城。到了城外,七杀才发现,原来胡铁他们昨晚上就出城候命。 三天之后的傍晚,楚倾瑶他们歇在了一座城内。 晚上,她睡不着,总感觉轩辕炙的影子在眼前直晃。那个男人已经醒了吧?他一定会很生气。 炙,明知道你会发怒,我还是会这么做。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有危险,她笑得酸楚又甜蜜。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已经融入到了我的生命里。 她的手抚上小腹,真希望有一个小生命,已经在这里生根发芽。 因为想着轩辕炙,她的心倒安定下来,眼看着就要进入梦乡,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。她吓了一跳,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。 等她看清来人时,惊得嘴巴都闭不上了。 直到来人走到她跟前,一声冷气的盯着她,她才干笑着,“炙,你怎么来了?” “楚倾瑶,你个死女人,我对你太好了是不是?竟然敢算计我?”轩辕炙黑着脸,冲过来,直接把她提回床上,对着屁股就是一顿打。 楚倾瑶怪叫着,“炙,炙,别打了,疼……” “你还知道疼?”轩辕炙打得更加用力,“你给你夫君下药时,怎么没觉得疼?” 楚倾瑶挣扎着,却发现轩辕炙的双臂如同铜墙铁壁,根本没法反抗。 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趴到床上,“你打吧!反正就算时光倒流,我依然会这样做。你个没良心的男人,我怕你去昆仑境有危险,你知不知道?” 轩辕炙的手倏地顿住,就那么停在了半空中,再也落不下去。 他忽然抱起楚倾瑶,毫无征兆的的吻了上去,一边吻一边撕掉她的衣服。直到她真真切切的属于他时,他的心才安定下来。 他紧紧的搂住她,“阿楚,别再抛下我。你要再敢这样对我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” 楚倾瑶下意识的摸了摸腿,歉意的送上自己的红唇,“炙,你个傻瓜,我这次去只是打听一下消息,真的不用你去。” 轩辕炙单手捏住她的下巴,然后狠狠的咬了下去,疼得楚倾瑶直抽气。 “阿楚,上次花惜陌回来,和我说了一件事。”他一脸严肃,心情低沉。 “到底是什么事?我知不知道?”楚倾瑶报复的在他腰间拧了一把。 他捉住她的手,用柔情似水的眸子看着她,“师父告诉花惜陌,我母妃生我的时候,早产了两个月。”轩辕炙一脸自嘲,“我去宫里也查过,确实如此。” “早产怎么了?你在怀疑什么?” 轩辕炙只是用力的抱住她,接下来的话,他不想往下说。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害怕,他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想法。 “没什么,我只是突然想到了我母妃。” 楚倾瑶也没多想,回过头来,想要抱住他,这才发现房门还没关。 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就把轩辕炙踹到了地上,“轩辕炙,你个***,你去把门给我关上。” 完了完了,刚才他们那么激烈,会不会都被人看了去?她的脸还要不要了?她扯过被子,把自己蒙得严严实实,这辈子都不想再出来见人。 轩辕炙面无表情的爬起来,把门一关,又重新上床。拥住她道,“没人敢在外面偷看,我来的时候,已经让人清场了。” 开玩笑,他堂堂王爷,和女人上床办事,还能让别人当观众? 他掀开被子,把楚倾瑶解救出来,低笑道,“娘子若不信,我现在就抱着你去院子里转一转,保证一个人都没有。” 楚倾瑶看了他一眼,又迅速的闭上眼睛。她活了两辈子,头一次这么丢人。这得多猴急啊,门都没关就…… 她凝神静气,听了听外面,好像真的一点声音也没有,这才狠狠瞪了一眼轩辕炙,都怨他! 轩辕炙用手肘支起脑袋,斜气十足,“如果你再敢给我下药,下次我就在大街上办了你。”那里人更多。 “呸,不要脸。”楚倾瑶觉得和他没法交谈。 感觉他挨着自己躺下,她问,“这大晚上的,你把人都赶哪去了?” “客栈那么多,只要有钱子,你还怕他们没地方住?”轩辕炙拥住她,“睡吧!很晚了。” 因为前面一通折腾,也确实累了,楚倾遥很快就睡了过去。 早晨起来时,见轩辕炙已经不在房里。她穿好衣服走出来,见院子里空荡荡的。她伸了个懒腰,走到院中间,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。添加"buding7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683章给王爷下药 “阿楚,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还想往哪归?”他问。 她有些恼羞成怒,“轩辕炙,你什么意思?你别不识好人心。不就是和你吃顿饭吗?看你疑神疑鬼的。” 轩辕炙被她的模样逗乐,“阿楚,我错了,我连罚三杯和娘子赔礼还不成吗?” 楚倾瑶哼了一声,在心里盘算着三杯下肚后,他会不会醉。然后她又摇头,轩辕炙的酒量,要是喝光了两坛还差不多,三杯只够塞牙缝的。 “阿楚,你怎么在摇头?”轩辕炙觉得今天的阿楚怪怪的,温柔得有些不像她。 楚倾瑶娇笑着,“我只是觉得你才喝三杯,有点没诚意。” 轩辕炙拿起酒坛,“既然娘子说我没诚意,那我就喝了这一坛,不知道这样能够能讨得娘子欢心?” 楚倾瑶听后,一仰头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光,然后把杯子推到他面前,“那你也得有点诚意,给我倒上。” 桃花酿的味道很好,带着桃花的韵味,楚倾瑶舔了舔嘴巴,见轩辕炙只是看着她笑,却不倒酒,不满的道,“小气鬼,我才喝了一杯,你就舍不得了。” “阿楚,你不是说要给我生个孩子吗?我们这段不应该喝酒。”轩辕炙将酒坛放下,给她夹了一碟菜,“听话,乖乖吃饭,晚上为夫好好伺候娘子。” 楚倾瑶的脸不争气的红了,嗔怪的瞪了他一眼,“真不正经。” “和娘子正经,我这炙王府怕是就真要断了香火。”轩辕炙把她面前的杯子放到一旁,眯着眼睛看她,“何况娘子这么美,为夫……也把持不住。娘子,今晚不如我们……” 楚倾瑶听他越说越来劲,羞得满脸通红,直接夹了一块鹿肉塞到他嘴里,恶狠狠的道,“闭嘴,吃饭!” 轩辕炙愉悦的看着她,原来与娘子说话这么有乐趣。 一顿饭,两人吃得心猿意马,草草了事。楚倾瑶有点委屈,为了这顿饭,她可是下了苦功夫的,结果让轩辕炙三言两语就打乱了计划。 她的本意是今晚把他灌醉,然后她一个人起早出城。既然这招不行,那就再想其他的法子。总之,昆仑境那么危险,绝不能让他去。 饭后,她娇羞的向轩辕炙伸出双臂,“炙,抱我回去。” 轩辕炙眸色一深,忍着心里的急切,故意道,“不抱,娘子都没叫我夫君。” 楚倾瑶一咬牙,夫君就夫君,语态婉转媚态十足的喊了一声,“夫君,抱我。” 轩辕炙觉得骨头都跟着酥起来,邪笑着抱起她,“娘子,我来喽!” 还没等走到床上,他就急迫的寻到她的唇,转眼之间,两人就吻得难舍难分。这一晚,轩辕炙不停的要着,好像在阿楚身上,他永远有使不完的力气。 楚倾瑶早就累得腰酸背疼,全身发软。好在轩辕炙终于放过了她,抱住她一脸满足,“阿楚,为夫歇歇,醒来再战。” 还来?本来迷迷糊糊的楚倾瑶一个激灵,瞬间又想到一会自己要做的事情,窝在他怀里,愧疚的没出声。 头顶传来轩辕炙均匀的呼吸声,她不舍的在他怀里蹭了蹭,炙,你等我回来,给你生孩子。 她的手指轻轻一动,一个小瓷瓶就到了眼前,在给自己吃下一颗小小的药丸后,她打开了瓶塞。听着轩辕炙的呼吸声起了变化,她吃力的坐了起来。 温柔的吻上他的薄唇,纤细的手指从他光洁的下巴一直抚摸到他肌理分明,又结实有力的胸膛。炙,我走了,你等我回来。 想了想,又怕他会生气,赶紧拿出纸笔,给他留了一封信。叮嘱他不准去昆仑境,留在府上等她。 楚倾瑶从房里出来,七杀一愣,“王妃怎么起来得这么早?” “七杀,给我备马。” 七杀疑惑的看向她身后,“王妃,王爷呢?”如果上路的话,王爷怎么没出来? “我给你家王爷下了药,三天之内,他醒不了。”楚倾瑶也不打算瞒着七杀,“昆仑境之行,我打算一个人去。” 七杀焦急的道,“王妃,万万不可。”王爷如果醒了,府上没人能平息他的怒火。 “七杀,昆仑境有多危险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家王爷蠢,难道你也学他?”顿了一下,她才道,“好好守着王府,我带浮云殿的人去。” 七杀砰一声跪到地上,“请王妃带上属下。” 楚倾瑶略一犹豫,说了声好。七杀见王妃答应,转头就去备马。 “七杀,不用带暗卫。”楚倾瑶想利用这次机会,看看浮云宗的实力。 马匹备好后,楚倾瑶和七杀立刻出城。到了城外,七杀才发现,原来胡铁他们昨晚上就出城候命。 三天之后的傍晚,楚倾瑶他们歇在了一座城内。 晚上,她睡不着,总感觉轩辕炙的影子在眼前直晃。那个男人已经醒了吧?他一定会很生气。 炙,明知道你会发怒,我还是会这么做。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有危险,她笑得酸楚又甜蜜。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已经融入到了我的生命里。 她的手抚上小腹,真希望有一个小生命,已经在这里生根发芽。 因为想着轩辕炙,她的心倒安定下来,眼看着就要进入梦乡,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。她吓了一跳,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。 等她看清来人时,惊得嘴巴都闭不上了。 直到来人走到她跟前,一声冷气的盯着她,她才干笑着,“炙,你怎么来了?” “楚倾瑶,你个死女人,我对你太好了是不是?竟然敢算计我?”轩辕炙黑着脸,冲过来,直接把她提回床上,对着屁股就是一顿打。 楚倾瑶怪叫着,“炙,炙,别打了,疼……” “你还知道疼?”轩辕炙打得更加用力,“你给你夫君下药时,怎么没觉得疼?” 楚倾瑶挣扎着,却发现轩辕炙的双臂如同铜墙铁壁,根本没法反抗。 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趴到床上,“你打吧!反正就算时光倒流,我依然会这样做。你个没良心的男人,我怕你去昆仑境有危险,你知不知道?” 轩辕炙的手倏地顿住,就那么停在了半空中,再也落不下去。 他忽然抱起楚倾瑶,毫无征兆的的吻了上去,一边吻一边撕掉她的衣服。直到她真真切切的属于他时,他的心才安定下来。 他紧紧的搂住她,“阿楚,别再抛下我。你要再敢这样对我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” 楚倾瑶下意识的摸了摸腿,歉意的送上自己的红唇,“炙,你个傻瓜,我这次去只是打听一下消息,真的不用你去。” 轩辕炙单手捏住她的下巴,然后狠狠的咬了下去,疼得楚倾瑶直抽气。 “阿楚,上次花惜陌回来,和我说了一件事。”他一脸严肃,心情低沉。 “到底是什么事?我知不知道?”楚倾瑶报复的在他腰间拧了一把。 他捉住她的手,用柔情似水的眸子看着她,“师父告诉花惜陌,我母妃生我的时候,早产了两个月。”轩辕炙一脸自嘲,“我去宫里也查过,确实如此。” “早产怎么了?你在怀疑什么?” 轩辕炙只是用力的抱住她,接下来的话,他不想往下说。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害怕,他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想法。 “没什么,我只是突然想到了我母妃。” 楚倾瑶也没多想,回过头来,想要抱住他,这才发现房门还没关。 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就把轩辕炙踹到了地上,“轩辕炙,你个***,你去把门给我关上。” 完了完了,刚才他们那么激烈,会不会都被人看了去?她的脸还要不要了?她扯过被子,把自己蒙得严严实实,这辈子都不想再出来见人。 轩辕炙面无表情的爬起来,把门一关,又重新上床。拥住她道,“没人敢在外面偷看,我来的时候,已经让人清场了。” 开玩笑,他堂堂王爷,和女人上床办事,还能让别人当观众? 他掀开被子,把楚倾瑶解救出来,低笑道,“娘子若不信,我现在就抱着你去院子里转一转,保证一个人都没有。” 楚倾瑶看了他一眼,又迅速的闭上眼睛。她活了两辈子,头一次这么丢人。这得多猴急啊,门都没关就…… 她凝神静气,听了听外面,好像真的一点声音也没有,这才狠狠瞪了一眼轩辕炙,都怨他! 轩辕炙用手肘支起脑袋,斜气十足,“如果你再敢给我下药,下次我就在大街上办了你。”那里人更多。 “呸,不要脸。”楚倾瑶觉得和他没法交谈。 感觉他挨着自己躺下,她问,“这大晚上的,你把人都赶哪去了?” “客栈那么多,只要有钱子,你还怕他们没地方住?”轩辕炙拥住她,“睡吧!很晚了。” 因为前面一通折腾,也确实累了,楚倾遥很快就睡了过去。 早晨起来时,见轩辕炙已经不在房里。她穿好衣服走出来,见院子里空荡荡的。她伸了个懒腰,走到院中间,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。添加"buding7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宠物小精灵剧场版

第449章掐死了儿子 当时,以为他中蛊了,不管他做出什么举动,她都可以逼自己不去在意。可他既然是装的,这笔帐必须好好算算。 “阿楚,我看着她的时候,心里想的却是你。如果我说一句谎话,就让我不得好死!” “你闭嘴!”楚倾瑶用手指按住他的嘴,嗔怪的白了他一眼。 “阿楚,当时你远远的看了一眼,感觉素如一能不能死?” “这个不好说,别忘了素医阁有帝凤鸣,保不准手上有什么灵丹妙药,就能起死回生。”若换成普通人,定是必死无疑,而素如一,就很难说。 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! “本王当时真应该偷偷把她杀掉!”听说素如一还有活的可能,轩辕炙有些后悔。 “在天下各国面前丢尽脸面,她活着也未必就比死强多少。”楚倾瑶一脸冷笑,经过这次之后,素如一再想嫁个如意郎君已是不能。 除非境主用身份来压别人,非娶不可。可是那样,素如一还有幸福可言吗? “七杀,去把北宫子鸢带过来。”轩辕炙吩咐。 当北宫子鸢被带进来时,见楚倾瑶也在,神情有些失望。蔫蔫的道,“你们叫我来想问什么?” “北宫子鸢,你把孙姨娘关到哪去了?”楚倾瑶问。 “一个小妾而已,还入不了本公主的眼。”北宫子鸢的意思就是她不知道。 “说出孙姨娘的下落,换楚修晨一条命。”轩辕炙道。 北宫子鸢蓦地瞪大双眼,随即又嘲弄的笑起来,“放不放他又能如何,他如今已是废人一个,再说人总有一死,早死晚死并没分别。” “长公主倒是想得开。”轩辕炙对七杀道,“去把楚修晨提过来,让她们母子见上一面,然后就送他上路。” 北宫子鸢脸上一慌,马上又被她掩饰掉。 楚倾晨被带进来,直接向着北宫子鸢扑去,“娘,你快救救我,快带我回赤罗国。” 北宫子鸢伸手抚摸着他明显消瘦的脸庞,“晨儿,娘没护住你,你可怨娘?” 楚修晨连忙摇头,“娘,是那个男人太没用,我们在赤罗国好好的生活了这么多年。一到天琼就处处受制于人,都是他太没用,真应该让他死在极北。” 北宫子鸢眼中闪过一抹狰狞,忽然双手扼住楚修晨,用力掐了下去,“晨儿,别怪娘!” 楚倾瑶大惊,没想到她会对自己儿子下狠手,七杀一个箭步冲过来,将北宫子鸢打了出去。可还是晚了一步,楚修晨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。 他用手一试,已经没了呼吸。 “炙王,本宫亲手杀了自己儿子,以后看你还拿什么来威胁本宫?。”北宫子鸢面不改色。 “北宫子鸢,没了楚修晨,你还有楚瑾儿,他也是你的孩子。”轩辕炙愤怒的看着她,虎毒还尚且不食子,没想到北宫子鸢的心肠如此歹毒。 北宫子鸢笑起来,“楚瑾儿从来就没认过我这个娘,谁会在乎他的死活。炙王想杀,可以随便。” “若是我用他手上的军符来交换呢?”楚倾瑶眼角含笑。这次她不信北宫子鸢还会无动于衷,怕是在这位长公主的心里,没有什么比她皇弟的江山更重要。 “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北宫子鸢露出慌张之色,军符的事,她只告诉了瑾儿一人,楚倾瑶是如何得知的? “他是不是在你们手上?”她急着想要确定。 “北宫子鸢,说出孙姨娘母子的下落,不管楚瑾儿在哪,本王都不与他为难。” 北宫子鸢犹豫了,“我要见一见他。” “既然长公主如此没诚意,七杀,把人带下去。”轩辕炙一脸不悦。 “等等。我可以说出孙姨娘的下落,但你要送他回赤罗国。”北宫子鸢忽然看向楚倾瑶,“我信不过炙王,炙王妃,我要听你的亲口承诺。” 楚倾瑶一愣,“好,我答应你,只要他想回赤罗国,我保他平安回去。” 北宫子鸢松了口气,“因为我知道楚云暮是苍隼国的二皇子,便把她们母子抓了起来,以防将来有用。没想到,现在都成了一场空。” “炙王,你要如何才肯放了本宫?”北宫子鸢目光平静,就好像刚刚杀了亲生儿子的人不是她。 “放虎归山的事,本王不做。”轩辕炙一句话,打碎了北宫子鸢所有的期盼。她的双目立刻没了神采,好像苍老了不少。 可她还是想争取一下,“炙王,如果本宫的皇弟,愿意划地给天琼,你也不愿?” “本王想要的土地,可以披甲上阵去夺,北宫子鸢,从你落入本王手上那日起,本王就没想过要放你回去。” 北宫子鸢的目光变得怨恨起来,冷冷的瞪着他,“炙王又何必为难我一个小女子?” “若是长公主想要活着回赤国罗,也不是没办法,用北宫夙还来换。” “这不可能!”北宫子鸢的声音尖锐起来,“夙还是太子,怎么可能来你天琼当人质?” “既然长公主也知道不可能,还是趁早死心。”轩辕炙已经没了耐性,“孙姨娘母子在哪?” “在京城三百里外的寻芳苑。” “你竟然把她送去了青楼?北宫子鸢,你还是不是人?”楚倾瑶气得大怒,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。 北宫子鸢摸摸脸,讥笑道,“一个和我争男人的小妾,我没杀她已是手下留情。她不是喜欢男人吗?我这是在成全她。” 楚倾瑶气得脸都白了,孙姨娘只是一个可怜人,却被北宫子鸢如此对待。 在楚亦群被送去极北时,她一个人生下了云杉,含辛茹苦的抚养,本以为会苦尽甘来。没想到楚亦群回来后,连家门都没让她进,就被赶了出来。 北宫子鸢这样羞辱她,根本就是不给她活路,是在逼她去死。她无法想像,那样柔软的一个女子,在青楼那样的地方,还能不能活下来? 她愤怒的看着北宫子鸢,“我马上派人去找她们母子,若是你敢说谎,北宫子鸢,我定让你尝尽这世间百毒,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 北宫子鸢有些慌张,他对轩辕炙道,“炙王,我有话要单独和你说。” “本王不想听。” 北宫子鸢脸色一僵,气愤的跟着七杀出去。 楚倾瑶立刻叫来七绝,让他赶紧去接孙姨娘。青楼那种地方,根本不是人呆的,特别是云杉还那么小,可千万不要给他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 “阿楚,如果你气不过,北宫子鸢随你处置。”轩辕炙心疼的拥住她。 “等她没了价值,我希望你能把她送给云暮。”孙姨娘和云杉是云暮在乎的人,他最有权利处置北宫子鸢。 “嗯。”轩辕炙看着她,“楚瑾儿拿到的军符可是真的?” “你帮我看看。”楚倾瑶一愣。看来自己前面拿军符威胁北宫子鸢,他就猜到了军符在自己手里。 她把军符拿出来,递给轩辕炙。轩辕炙端详了一会,“应该是真的。我们分辨不出来,但楚瑾儿一定可以。” 见他把军符推回来,楚倾瑶问,“你不要?” “你收着吧!真没想到,楚瑾儿会如此信任于你。”他颇为意外。 不由的想起上次楚谨儿来问他,阿楚回来了没有。看来那次,他就想把军符给她。 楚倾瑶想到这是楚瑾儿的东西,暗中送人总是不好,便把军符收了起来。 “阿楚还要回毒门?” “嗯,我要回去看看父亲。”楚倾瑶笑起来,“七绝一定跟你说了吧?我父亲没死。” 轩辕炙点头,“那我跟你一起去见见岳父。” “也行,但你要有心理准备,我父亲好像对轩辕家的印象很不好。”楚倾瑶提前说出来,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。 “我知道。”当年毒门覆灭的事,轩辕炙查得很清楚。 何止是天琼的轩辕家,怕是楚清萧对所有国家的皇室都很不满。这也不怪他,谁叫他们把人家门派给灭了! 既然有了孙姨娘的消息,楚倾瑶又派人去跟云暮说一声。然后对轩辕炙道,“不如陪我去趟韩家,外祖都要被我们吓死了。” “嗯,我让七杀去备礼。” 到了韩家,见到老夫人后,老夫人一看到轩辕炙,就面有怒色,“炙王,今日不是你大婚的日子吗?跑到我韩家来干什么?” “外祖,今天的一切都只是个计谋,我除了阿楚之外,并没有其他女人。”轩辕炙对着老夫人一礼,“孙女婿见过外祖。” 老夫人震惊的看着他,“王爷这是要折煞老身了,瑶儿,快快把人扶起来。” 然后她又问楚倾瑶,“瑶儿,真的是这样?” “外祖,炙没骗你,他怕你担心,一处理完那边的事,就赶紧过来给你赔礼压惊了。”楚倾瑶笑着给老夫人诊脉。 “王爷,我们韩家只有这一个女儿,你可千万要好好待她。”老夫人叮嘱轩辕炙。 当韩夫人张罗好了一桌子美味,刚要开席,小厮就进来禀报,“老爷,二少爷带着珂雪公主回来了。”美N小说"buding7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轩辕炙面色不变,“本王说过,小厮承认他是受人指使,本王在进宫之前,就命暗卫去查了。本王又怎会知道,此事会与皇后有关?再说本王马上就要远走昆仑境了,皇后这么做,莫非想对我炙王府赶尽杀绝?”

花娘被逆风点了穴还没醒,楚倾瑶先检查了一下她的脸,毒性很强,要不然不会在半天时间就发展成这样。

七绝把孟太医请过来时,赵管家也来了。

看着她在日光下灵动娇艳的笑脸,轩辕炙不满的道,“阿楚,你这是把我当成暗卫了吗?”

往事不提,也不要想,那些都是血泪史。

楚倾瑶果断松剑,身子一个侧翻,向一旁躲去。

第333章被打落悬崖 “到时候再想办法,也许有其他捷径也说不定。”漫天妖望着崖底出神。这里以前他就来过,如果不是后来遇到了丫头,他早想法子一探究竟了。 站了一会,见天色不早,楚倾瑶道,“等有时间我们再来,我今晚可不想再露宿野外了。” 漫天妖谦意的道,“今晚应该不会了。”昨天是马车出了故障耽误了。今天他可是算计好了时间,否则也不会领她来看风火崖。 两人刚一转身,齐齐惊住。特别是漫长妖,脸色巨变,扯住楚倾瑶就往一侧逃。 “呵呵呵……”身后响起一串渗人的冷笑,明明刚刚还远在天边的紫金色身影忽然就到了身后,“楚倾瑶,我看你还能往哪里逃?” 楚倾瑶冷哼一声,不逃才是傻瓜。 漫天妖已经把轻功发挥到了极致,可就是摆脱不掉境主。楚倾瑶一回头,就能看到境主悠哉的跟在身后,脸上还带着戏弄的神情。 她忽然推开漫天妖,冷着眸子道,“漫天妖,我讨厌你,你滚!” 漫天妖难过的看着她,“丫头,我说的守护是一辈子,你还没死,我也还活着,你告诉我,我要怎么离开?”我漫天妖从不轻易许诺,但许了就是一辈子。 他将楚倾瑶扯到身后,回头对上身材魁梧,满脸嘲讽的境主。不屑的道,“素御天,你身为境主,数次对一个小丫头出手,你的脸被狗舔了吗?” 境主的脸一沉,怒声道,“毒门余孽也在,那正好一并送你们下地狱。” “素御天,你不去找轩辕炙算帐,却跑来对付丫头。我告诉你,就算丫头死了,轩辕炙也不会要你女儿,你女儿就等着剩到家里吧!” 境主脸上怒气更甚,看过来的目光如同在看着死人。嘴里发出成串的怪笑,“漫天妖,你找死!” 他一挥衣袖,漫天妖就被他甩了出去,在空中洒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线。 “漫天妖!”楚倾瑶追着漫天妖而去。 却觉得身体忽然不受控制,好像有一股外力正在向后拖她。她惊慌的一回头,正对上境主那双残忍的眸子,他道,“楚倾瑶,你竟敢忤逆本尊,不可饶恕。” 楚倾瑶冷笑,忽然拿出一瓶麻醉剂,在离境主一米远的时候,披头盖脸的就倒了过去。如果不垂死挣扎一把,她不甘心。 麻醉剂出手的瞬间,紧跟着就是一把又一把的毒粉,境主自以为自己不怕毒,躲都没躲,由着麻醉剂和药粉落下来。特别是麻醉剂,他还伸舌头舔了舔。 然后,他蓦地一惊,觉得舌头上的知觉在慢慢消失,还有被麻醉剂泼到的地方,都在变麻变木,这种感觉,正在向全身蔓延。他心里升起恐惧,多少年没被人逼成这样了。 今天,竟然在一个臭丫头手里栽了跟头。他快速的转身,对着风火崖将楚倾瑶拍了下去。 “丫头。”那边漫天妖刚爬起来,也不管前方是不是万丈深渊,直接就扑了过来。境主阴狠的看着他,凭着最后的力气,拍出一掌。 在他们消失的瞬间,他也砰一声倒了下去。就算他武功再强,也抵不过麻醉剂的威力。 那边霜崖等不到门主,有心想来寻,又怕惹恼了门主,便决定再等一等。他这一等,境主就被人救走了。等他终于发现不对寻过来时,只看到地上的血迹,吓得砰一声坐到地上,门主出事了! 炙王府。 凌微雪正站在院子里,轩辕安便来了。“轩辕安,炙王妃去哪了?”她问。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轩辕安也觉得奇怪,皇婶怎么突然就走了,他问过府上的下人,各个守口如瓶,都说不知道。 凌微雪在地上踱着步子,“我以为你皇婶走几天就会回来,现在看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我来京城已经一月有余,这件事确定不下来,心就一直提着。” 轩辕安道,“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,漫天妖也消失了。据我估计,他和皇婶几乎是同时走的。” “啊?怎么会这样?”凌微雪惊叫。这两人都走了,她不是白来了? “你不用着急,我再打听打听,实在不知道他们的下落,我们就动身去毒门,漫天妖总不会一直不回去。”他安慰道。 凌微雪也知道急没用,只能再等等。 “轩辕安,你最近在忙什么?”一回京,他好像就忙起来了,几天才能看到一次。” 轩辕安露出一丝苦笑,还能忙什么。父皇一看到他,就是披头盖脸的一顿大骂,说他故意不回来,就是想让众位大臣以为他谋害了亲生儿子。 总算解释到他气消了,他又开始猜忌,话里话外,指明他是觊觎他的皇位才回来的。不过今天,他已经向他禀明,请他收回安王的封号,说自己从小就立志云游四方。 这次,他总算看到父皇看他的眼神有了回暖,可他根本不需要。也许用不了多久,他就能无事一身轻的云游去了。 “微雪,再等几日,我就能把京里的事全都处理好。”他的话里带着解脱。可心头又是一沉,母妃还在宫里,他怕是不能在身前尽孝了。 感觉到他情绪低落,凌微雪道,“进屋吧!我给你沏杯热茶喝。” 茶水递过来,氤氲的水汽让他觉得心里一暖,仿佛心头的寒意都被驱散。他用双手捧着茶盏,闻着熟悉的茶香,嘴角溢出一抹浅笑,这是踏月谷特有的梅茶。 他,想踏月谷了呢! “我想不通,你父皇为什么要这样对你,你无欲无求,难道这些他都看不到吗?”凌微雪担忧的看着他,“也许让你跟回来,真的是做错了。” 轩辕安不赞同的道,“我早晚要回来一次,这次正好。”正好可以陪你。 两人正说着话,楚瑾儿摇着羸弱的小身板就来了。一进来就盯着轩辕安,“五皇子,我想出府买点东西,你能不能带我出去?” 轩辕安愣住,他们很熟? 这一个多月,凌微雪已经和楚瑾儿混熟。她道,“楚瑾儿,你可别害他,要是被炙王知道他带你出去,不知道要怎么罚他呢!” 轩辕安立马反应过来,“皇叔不让你出去?” 楚瑾儿往榻上一坐,委屈的捏着帕子,“就是王爷不让,我身上有病,他都不让我去找楚倾瑶。说不上哪天我就得病死!还有楚倾瑶明明答应了给我看病,却一声不响走了。哼,天涯海角,我都要找到她。” “皇婶只是出去一段时间,会回来的。”轩辕安觉得就是这样。 楚瑾儿却摇头,哪有王妃走了,府上不派人保护的?她可是接到消息,楚倾瑶独自一人出府,最后跟着漫天妖出城。 她忽然问了一个风马不相及的问题,“五皇子,我前阵子听说左相府的楚修晨要娶宫里的珂雪公主,最近怎么没动静了?” “是太后病了,一直没顾上这事。”对于太后的病,轩辕安一直心存疑虑。 他上次去时,本来正和太后说着话,她忽然间就不停的打哈欠还流鼻涕,嘴里嚷着全身无力。接着就发起了脾气,怒声赶他走。他无法,只好离开。 楚瑾儿冷笑了声,“珂雪公主要是嫁给楚修晨,真是一棵好白菜让猪拱了。” 轩辕安没太听清,问题,“你说什么?” 楚瑾儿尴尬的起身,“没说什么,你们聊,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说完还故意对着凌微雪挤了下眼睛,才妖妖娆娆的走了。 境主醒来时,见自己正躺在一间客房里,地上还站着个男人。他一惊,坐起来道,“你是谁?” 男子转身,境主一眼看到他脸上的红色苍鹰面具,冷声道,“你是苍隼国人?” 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境主。”男子眼中带着恭敬。 “是你救了我?”境主觉得丢人,本来以他的身手要对付那两人易如反掌,没想到最后会被那个臭丫头摆了一道。 男子道,“我正好有事从那路过,碰巧而已。” 境主脸一阴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境主?你在跟踪本尊?” 男子有些心慌,急切的道,“境主大人误会了,我武艺平平,如何敢跟踪尊上?我之所以猜到您的身份,也是因为后来医门大长老来了,他一直呼唤着境主,我才猜到了尊上的身份。” 境主脸色有些难看,他才被人算计了一次,就这么多人知道,该死!他活动了下两手,又舔了舔舌头,奇怪,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竟然消失了。 他皱眉,天底下还有他惧怕的毒药…… 还好,他急中生智,把那个臭丫头打落悬崖。只要她一死,那种东西就会和她一起消失。还有毒门那个傻小子,自己找死,那就陪着去做一对孤魂野鬼好了。 他站起来,“这件事,不可外传,本尊姑且留你一命。” 男子一惊,急忙表态,“尊上放心,我一定守口如瓶,如违此誓,天打雷劈。” 境主看了他一眼,边往外走边道,“本尊记你一个人情,有事让医门给本尊送信。” 男子一喜,“多谢尊上赏识。”快看"buding7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