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酒杯杀人事件,拿红酒杯的手势,红酒杯的种类及图片,民国精品小酒杯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4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一卷: 第954章 你的损失,我全额负责

第一卷: 第1382章 米芯,你想试探什么?

第一卷: 第101章 这种事也就只有叶栗做的出来

不仅仅是因为不需要在和傅甄在这里佯装感情好,也因为陆柏庭的无动于衷。 叶栗摸不透陆柏庭的想法,是真的害怕陆柏庭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 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什么。 而这些事,陆柏庭的性格不可能做不出来的。 永远没人知道,陆柏庭会怎么出牌,从当年到现在现在,叶栗就没弄明白过。 可是,陆柏庭的无动于衷,却又让叶栗有些失落,说不出的感觉,但是叶栗却很清楚,陆柏庭终究还是让叶栗动了心,不可能真的毫无反应的。 再说,这三年里,叶栗就从来不曾让陆柏庭从自己的心里深处离开过,更何况,是这样面对陆柏庭。 叶栗局促不安起来。 她没再多说什么,只是安静的看着傅甄:“子羁的电话,我很快回来。” 其实根本并没有陆子羁的电话,但是叶栗还是这么说了。 傅甄看着叶栗并没怀疑,陆子羁确确实实经常在这样的时间点给叶栗电话,因为一天结束后,陆子羁会习惯性的和叶栗聊天。 傅甄没多想,更是因为陆柏庭仍然还在原地站着,甚至眼神都没看向他们。 那姿态就好像真的什么都不在意了。 而叶栗已经匆匆离开,快速的走出了酒会的现场,站在拐角的位置,呼吸着新鲜空气。 里面的气氛真的太让人觉得压抑了。 光影交错,却完全不是叶栗喜欢呆的地方。 她站在原地很久,一动不动的。 …… 在叶栗离开后没多久的时间,陆柏庭眼角的余光看向了叶栗的方向,但也仅仅是一下就已经收了回来,完全没人发现陆柏庭此刻的想法。 米芯就这么挽着陆柏庭的手,旁人不断的走来攀谈。 陆柏庭显得敷衍的多。 米芯终究是怀孕,身体受不了这么长时间的站立,加上现在的情况,米芯本身胚胎就显得不那么稳定,自然更不可能在这里继续站着。 但是米芯却不想离开。 总觉得惴惴不安的。 她看着陆柏庭,很淡的说着:“阿骁,我累了,你带我去那边坐坐可以吗?” 陆柏庭嗯了声,倒是没拒绝,而后,陆柏庭就这么带着米芯朝着安静的位置走去,一直到米芯坐了下来。 陆柏庭也并没离开。 米芯见状是开心的,但是压在心头的不安却怎么都无法消失,就好像陆柏庭在酝酿什么,沉了沉,米芯没说话。 而陆柏庭也没说话。 但是陆柏庭却始终没离开过。 一直到陆柏庭的手机响起,甚至陆柏庭都没避讳米芯,就这么接了起来,安静的听着对方说什么,而后陆柏庭才挂了电话。 就在这个时候,陆柏庭才很淡的开口:“那边有人找我,我过去一下,你要在这里,还是要跟我过去?” 陆柏庭把选择的权力给了米芯。 米芯倒是淡定:“我就不跟了,在这里休息,反正我有事会给你电话的。” 米芯笑眯眯的。 陆柏庭点点头,也没多说什么,快速的朝着门外走去。 加我 "jzwx123" 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一卷: 第18章 抵抗不了陆柏庭的蛊惑

早上9点,他们准时抵达了幼儿园,陪着霍子羁参与了亲子活动,只是全程,叶栗的心思都不在活动上,脑子里想的都是霍擎苍的话。 是啊,五年了,她怎么能让叶建明含冤的死去,怎么能让陆南心还在逍遥法外。 曾经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叶栗,难道在这样的岁月里,就已经被彻底的磨碎了吗? 这样的想法,随着叶栗,一路到了天黑。 在哄好霍子羁后,叶栗离开了霍子羁的房间,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,霍擎苍好似笃定了叶栗会来一样,只是抬头,扫了一眼。 “想好了?”霍擎苍淡淡的问着。 “我回去。”叶栗冷静的说着,“你要的东西,我也会帮你拿来。” “好。”霍擎苍应声,“我会让人给你做简单的处理,你会保持你大部分的容貌,但却不是以前的叶栗,陆柏庭认不出你,但是却会怀疑,这才精彩,不是吗?” “好。”叶栗应声。 霍擎苍站起身,随手翻了一本书,而后再看向叶栗:“从现在开始,你的身份是盛世集团的总经理,盛氏集团是我在丰城长期留的据点。丰城的一切事宜,自然会有人辅助你。等你到了丰城,就会有人安排好一切。” “好。” “明天早上9点,专机准时出发。” “……” “到了丰城,注意安全。” …… 霍擎苍在仔细交代着叶栗,叶栗安静的听,没出口反驳过一句。 “至于安安,你放心,我会安抚好他。”霍擎苍看的出叶栗的担心,“我处理完罗马的事情,回到丰城和你会和。最晚在开标的那天,我会带着安安一起抵达。” “好。”叶栗勉强的笑了笑。 霍擎苍已经走进叶栗,伸手揉了揉叶栗的头发:“好了,很晚了,早点去睡觉,明天还要赶飞机。” “好。”叶栗显得格外的被动。 霍擎苍却再自然不过的在叶栗的唇上落下一个吻:“晚安。” 叶栗僵着,被动的应着:“晚安。” 而后,叶栗转身,走出了书房。 霍擎苍早就算准了一切,叶栗心里清楚,但是她也明白,没霍擎苍,就没现在的叶栗,该算的账,叶栗不可能不算。 五年的时间沉淀一切,真的足够了。 …… 这一夜,叶栗一夜未眠,第二日一早,叶栗就抵达了机场,专机在叶栗抵达机场后,立即起飞,飞往丰城。 —— 丰城国际机场。 叶栗差点没疯了。 她想过千万种落地丰城后自己可能会出现的反应,但是却没想到,所有的想象里的反应都没出现,而她火烧火燎的在原地冒了火。 “我很抱歉。”叶栗和霍擎苍说着道歉的话,“我竟然在飞机上没发现安安也跟来了。” 霍擎苍的声音沉了沉:“你先冷静下来,安安很聪明,不会出事的。” “可是,他现在不见了。”叶栗怎么都没办法冷静下来。 在飞机落地的那一瞬间,叶栗才看见从飞机后仓出来的霍子羁。

早上9点,他们准时抵达了幼儿园,陪着霍子羁参与了亲子活动,只是全程,叶栗的心思都不在活动上,脑子里想的都是霍擎苍的话。 是啊,五年了,她怎么能让叶建明含冤的死去,怎么能让陆南心还在逍遥法外。 曾经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叶栗,难道在这样的岁月里,就已经被彻底的磨碎了吗? 这样的想法,随着叶栗,一路到了天黑。 在哄好霍子羁后,叶栗离开了霍子羁的房间,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,霍擎苍好似笃定了叶栗会来一样,只是抬头,扫了一眼。 “想好了?”霍擎苍淡淡的问着。 “我回去。”叶栗冷静的说着,“你要的东西,我也会帮你拿来。” “好。”霍擎苍应声,“我会让人给你做简单的处理,你会保持你大部分的容貌,但却不是以前的叶栗,陆柏庭认不出你,但是却会怀疑,这才精彩,不是吗?” “好。”叶栗应声。 霍擎苍站起身,随手翻了一本书,而后再看向叶栗:“从现在开始,你的身份是盛世集团的总经理,盛氏集团是我在丰城长期留的据点。丰城的一切事宜,自然会有人辅助你。等你到了丰城,就会有人安排好一切。” “好。” “明天早上9点,专机准时出发。” “……” “到了丰城,注意安全。” …… 霍擎苍在仔细交代着叶栗,叶栗安静的听,没出口反驳过一句。 “至于安安,你放心,我会安抚好他。”霍擎苍看的出叶栗的担心,“我处理完罗马的事情,回到丰城和你会和。最晚在开标的那天,我会带着安安一起抵达。” “好。”叶栗勉强的笑了笑。 霍擎苍已经走进叶栗,伸手揉了揉叶栗的头发:“好了,很晚了,早点去睡觉,明天还要赶飞机。” “好。”叶栗显得格外的被动。 霍擎苍却再自然不过的在叶栗的唇上落下一个吻:“晚安。” 叶栗僵着,被动的应着:“晚安。” 而后,叶栗转身,走出了书房。 霍擎苍早就算准了一切,叶栗心里清楚,但是她也明白,没霍擎苍,就没现在的叶栗,该算的账,叶栗不可能不算。 五年的时间沉淀一切,真的足够了。 …… 这一夜,叶栗一夜未眠,第二日一早,叶栗就抵达了机场,专机在叶栗抵达机场后,立即起飞,飞往丰城。 —— 丰城国际机场。 叶栗差点没疯了。 她想过千万种落地丰城后自己可能会出现的反应,但是却没想到,所有的想象里的反应都没出现,而她火烧火燎的在原地冒了火。 “我很抱歉。”叶栗和霍擎苍说着道歉的话,“我竟然在飞机上没发现安安也跟来了。” 霍擎苍的声音沉了沉:“你先冷静下来,安安很聪明,不会出事的。” “可是,他现在不见了。”叶栗怎么都没办法冷静下来。 在飞机落地的那一瞬间,叶栗才看见从飞机后仓出来的霍子羁。白烂贱客

结果,果不其然,陆柏庭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。 这几天来,有事要找陆柏庭,陆柏庭都会集中到晚上再处理。 韩祁慎沉了沉,转身再给傅骁打了电话:“阿骁,南心知道只的病情了。但是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,只是知道自己可能会看不见了。” “你说什么!”傅骁立刻紧张了起来。 “我联系不上柏庭。”韩祁慎说的飞快,“现在这情况,恐怕也不好找柏庭,我怕叶栗也能闹起来。” 所有的事情,几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里。 陆南心没接受进一步的检查,那三个月的时间就只是韩祁慎的预估,可能更快,也可能更慢,现在看来,陆南心也不过就是表面的冷静,实际并不配合。 “我去找柏庭。”傅骁说的直接。 韩祁慎沉了沉:“你先冷静一下,我让人先跟着南心,别去打扰柏庭。不然两头烧起来,他才会抓狂。” 傅骁也安静了下来。 两人说了几句,而后才挂了电话。 一挂电话,韩祁慎匆匆就交代人,立刻去洲际饭店,跟着陆南心,避免出现任何的情况。 而傅骁最终没忍住,在婚礼的前一个晚上,亲自去了陆柏庭的别墅。 叶栗并不在。 …… 同一时间,医院外。 “南心——”乔治听着陆南心的话,心头一惊,“怎么会这样。” “我是不是很失败。”陆南心苦笑,“命中注定的,是不是。但是我从来不相信命运,我五年前能走出来,我现在也不可能失败。” “你——” “乔治我们回法国。”陆南心忽然很认真的看着乔治,虽然眼神已经没了焦距,但是那话语却不容任何人的拒绝。 乔治一愣:“……” “回法国。按照我说的做。我不会输的。”陆南心说的直接,“我要赢,赢的很彻底。不会再给叶栗任何翻身的机会。” 乔治叹了口气,最终还是按照陆南心的要求去做。 “好,我现在马上订机票。” “我现在就要离开,我们不回酒店,直接去机场。酒店的房间不要退。”陆南心的思维却在这个时候变得异常的清醒。 “好。”乔治完全听从陆南心的要求。 第一时间乔治预定好了最快从丰城回到巴黎的机票,就直接带着陆南心去了机场,一路上没遇见任何的阻碍,顺利的登上了飞机。 飞机很快腾空,朝着巴黎的方向飞去。 …… —— 婚礼前夜。 陆柏庭带着叶栗最后一次确认了婚纱,又陪着叶栗吃了一顿晚餐,这才亲自送叶栗回到了叶家大宅。 很快,陆柏庭的车子稳稳的停靠在叶家大宅的门口,但是谁都没开口说话。 “不舍得下车?”最终打破沉默的人是陆柏庭。 被陆柏庭这么一说,叶栗瞪了一眼:“谁舍不得下车。我马上就走!” 说着,叶栗转身就要打开车门,结果,在叶栗的手碰触到门把手的时候,陆柏庭却忽然扣住了叶栗的手。 “栗栗——”那声音温柔缱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