彻看微软操作系统之殇

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但是方法用错了的话,非但没有虫子吃,而且还要被后辈们当做是垫脚石,微软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

当我们还在热议鸿蒙系统何时上线?上线之后,能否一雪国内移动操作系统前耻之时,比尔·盖茨反手就为自己的错失缴了价值4000亿的智商税。

 


            彻看微软操作系统之殇

 

近日,这位微软创始人在一次活动中发表讲话称,让谷歌有机会推出安卓系统,即“非苹果的标准手机平台”,是自己犯下的“最大错误”,他在这次讲话中坦承,因为自己的管理不善,让微软错失了4000亿美元的蛋糕。

 

如果将“移动操作系统”争夺战,比作是一场斗地主,微软、安卓和苹果三巨头看作是玩家的话,先叫到地主的玩家其实是微软。

 


            彻看微软操作系统之殇

 

1996年,在智能手机概念还没有诞生的时候,微软便推出了第一款移动设备操作系统Windows CE 1.0,相当于精简版的Windows 95。但在那时,Windows CE的图形用户界面却已相当出色。

 

有了市场,产品才能得到推广普及, Windows CE系统也不例外。

 

抢占先机,未必能胜券在握

在CE 1.0推出之前,微软便已经开始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与卡西欧、康柏、惠普、LG、NEC和飞利浦六家硬件厂商签订协议,计划生产能够搭在CE系统的移动设备。

 

那个时候的诺基亚还稳坐手机霸主之位,CE作为初来乍到的新系统,自然要向它示好,最终双发达成合作,并推出了一个名为Phoenix的计划。

 

但是,诺基亚并不愿看到微软一家独大,也想从这个巨大的系统市场中分一杯羹。

 

到了1998年6月,诺基亚就联合爱立信、松下和摩托罗拉,投资了英国PDA公司Psion,并拆分出的软件部门,成立了Symbian系统。依附在诺基亚之上的Symbian系统,顺势成为了操作系统界的后起之秀,并与微软CE势均力敌。

 

随后不久,索尼、三洋等公司也相继投入了Symbian的怀抱。

 

到了2003年,微软将PDA和手机系统统一更名为Windows Mobile(WM),同时微软WM系统迎来了它的盛世。

 

那时候的WM系统支持蓝牙、WiFi网络和MSN信息功能,与现在的智能机属性很相似。不仅凭借着PC版Windows这个亲妈的知名度,与之界面相似的WM系统也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,而且加上继承了PC经典的office等办公软件,WM系统成为了那个时代高端的代名词。

 

随着WM的呼声越来越高,后面搭载Symbian系统的智能手机数量却是一落千丈。有数据显示,2005年,智能手机仅占整体手机市场的10%左右,但为WM系统却占领了这个市场的八成份额。

 

曾有知情员工回忆说,智能手机市场需要长时间的培育,估计再有5到10年,这个但为WM系统这个产品就将会成为主流。

 

也许,还有很多人还不知道,谷歌最初所推出的安卓,就是奔着为干翻WM系统而准备的,而并非要做什么手机操作系统的市场老大、与苹果分庭抗礼之类的原因。

 

虽然,凭借免费的开源授权以及移动搜索业务的膨胀增长,Google后面确实完成了干掉微软的目标,但混战到最后,发现能打的对手只有苹果时,也才有了现今Android和iOS两分天下的局面。

 

在这场科技游戏中,WM系统像是抽到了预言家的牌,却没有预言自己未来的能力。

 

高看了队友,低估了对手

当苹果发布首款iPhone时,当时微软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鲍尔默还认为这简直太荒谬了:iPhone没有键盘难以吸引商务客户,而且还贵的离谱。

 

如果将微软、安卓和苹果比作是科技界的三国鼎立,那么2007年智能手机时代的开启,便成了“移动操作系统”的赤壁之战。

 


            彻看微软操作系统之殇

 

这一年,伴随着乔布斯的那句,“今天,我们重新发明了电话”,搭载iOS系统的第一部苹果手机横空出世,开启了智能手机的新纪元。在iOS的启发下,安卓也将思路从按键机的传统模式上转变了方向,将用户界面和操作逻辑全部从新来过。

 

由于iOS系统与WM系统是作为两种完全不同的交互体验和思路而存在,iOS系统的这场智能化革命,可谓是颠覆了WM系统对于它的初定义——电脑化 + 触控笔。

 

虽然,微软也盼来了它期待已久的智能时代,但是它显然招架不住。

 

由于WM系统高度沿袭了电脑操作系统基因的移动产品,它本身对于手机设备的要求较高,系统并不稳定;而搭载这款系统的手机设备,又大多配置了全键盘、大电池和手写笔。微软不仅失去了智能手机应有的便携便利性,还将手机的售价推到了制高点。 

 

到最后,微软怎么也没有想到,阻碍自己吃下PC和移动系统这两块大蛋糕的对手,竟是十年前自己资助过的苹果。

 

1997年,被苹果公司董事会赶走的联合创始人乔布斯重新回到苹果。刚回到苹果的乔布斯,面对的是一个游走在破产边缘的公司。那时的苹果,在个人市场的份额从鼎盛时的16%跌到了4%,市值所剩无几,现金流短缺。

 

乔布斯大刀阔斧的砍掉了不合理的研发和生产,准备几种研发新产品——iMac和全新的Mac OS X操作系统。但是,改革需要充足的资金流来支撑,于是,他找到了比尔·盖茨。

 

同年,微软投资了苹果1.5亿美元,双方还签署了广泛的专利交叉授权协议,其中有一条最重要:微软为苹果Mac电脑提供Office软件。

 

就这样,微软的投资将苹果公司从破产边缘解救了出来;支持Office的苹果电脑也让微软更具竞争力,同时还让当时一直饱受“垄断市场惩罚”折磨的比尔脱了身。

 

如果说苹果是将微软逼上悬崖的敌人,那么史蒂夫·鲍尔默就是将它挤下悬崖的队友。

 

“苹果很幸运,能够东山再起,但是我以为只要鲍尔默还在掌舵,微软就不会有什么起色。”这是记录在《史蒂夫乔布斯转》中乔布斯的原话。

 

2007年,苹果推出搭载了iOS系统的上市。第二年,52岁且名利双收的比尔·盖茨退居二线,做起了慈善家,史蒂芬·鲍尔默上位。

 


            彻看微软操作系统之殇

 

有相关人士曾评论:鲍尔默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偏执精神,企图将微软改造成一个软硬件兼顾的帝国。

 

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过于远大的目标,让鲍尔默为了应对谷歌和苹果的竞争,不断推出新的产品与之抢夺市场份额。

 

举个例子,2009年微软推出名为Bing的搜索引擎,意图相当明确,就是为了与占领了搜索引擎市场的谷歌分一杯羹。但是迟了五年的微软,因本身并没有绝对优势,所以无法扩展市场,最终只能走向没落。

 

2010年10月11日,微软终于发布了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。但是,姗姗来迟的WP错过了占领市场的最佳时期,反倒是谷歌迅速崛起,占领了微软觊觎已久的移动操作市场。

 


            彻看微软操作系统之殇

 

2011年,也就是WP上市的第二年,不甘心的微软拉来了诺基亚达成了全球战略同盟,紧接着,作为合作伙伴的戴尔、HTC等开始相继推出WP7系统的手机。

 

此时,微软在庞大的联盟体系的支持下,的确帮他收获了一批WP粉丝。有用户表示,之所以选择WP是因为,苹果太贵,安卓太丑,相比之下WP更稳妥些。但是,这个理由怎么看,都觉的所谓的粉丝只是将就而已,并非真粉。

 

2012年,发生了一件大事,这件事差点将整个微软帝国溺死。

 

这年的6月21日,微软正式发布了WP8,由于内核改变,之前的手机系统都无法升级至WP8。虽然为了应对这一问题,微软还发布了与WP8相似的WP7.8,但是微软这种类似于过河拆桥的行径,彻底激怒了许多老用户,这导致到用户的流失特别严重。

 

有数据显示,截止2012年,微软WM在全球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的份额仅剩1.8%。

 

生死结盟,已是覆水难收

一个是曾经的硬件霸主,一个是曾经的软件王者,但是曾经终究是过去式。

 

2013年,鲍尔默不顾纳德拉、比尔·盖茨以及董事会成员的反对,甚至不惜以与相识多年的好友决裂为代价,收购了诺基亚,幻想着强强联手再创昔日的辉煌。

 

对于诺基亚而言,塞班的光芒早已熄灭,meego也即将逝去,看着自给自足的iOS和比比皆是的安卓,诺基亚也不得不向现实妥协,并选择了与昔日的对手——微软WP,联手抗敌。

 

如果非要选一个微软被众叛亲离主因的话,那么与诺基亚的联姻,无疑就是最大的槽点所在。

 

由于从电脑系统开始,微软就有着封闭收取专利费的传统,并且这个传统也延续到了手机系统上。而当手机厂商使用WP系统时,厂商就要额外向微软交一部分的使用费。

 

后来,由于联姻的缘故,微软就再没有向诺基亚征收所谓的系统使用费,而这反却导致了其它受到不平等待遇的手机厂商开始不满与抗议。于是,它们便纷纷转投到谷歌的开源且免费使用的安卓门下。

 

在苹果、谷歌双向蚕食下,微软本就不多的市值也在不断缩水,就连WP8也被外界形容成——一个笨拙且不切实际的部分拼凑出来的弗兰肯斯坦怪物。

 

知难而退,才是大智慧

2015年,微软发布了Windows10,虽然强迫用户升级和内置广告,让用户意见很大,但是这个版本的不仅突破了之前平台上的封锁,还成为了一个支持手机、平板、笔电、PC的跨平台系统。

 

同时,新系统PC系统发布后,微软放弃移动系统之争。

 

后来,萨提亚·纳德拉上位,作为微软内生的局外人,纳德拉在微软内部工作了近22年,这位来自印度的移民,与谷歌 Sandar Pichai 一起,成为了硅谷最有权势的新一代 CEO 。然而,萨提亚·纳德拉身上却没有 CEO 的那种盛气凌人,相反他为人谦虚、愿意倾听且平易近人。

 

与鲍尔默相比,纳德拉更像一个商人,他带领着微软主动向昔日的竞争对手示好,以寻求共赢的远景。因而,在他上位之后,微软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改革,反而却提出了“移动为先,云为先”的战略观点。

 

这个2014年2月上台的微软CEO,正在用一种不同以往发方式打造一个全新的微软。

 

而今,微软正在从一家靠卖Windows和Office授权的公司,转型成为一个面向企业级市场提供基础设施及云服务的公司。如果说鲍尔默时代的微软,一直是追随着苹果的脚步的话,纳德拉治下的微软更像是亚马逊AWS+甲骨文(Oracle)。这种转变从这四年来的财报中也可见一斑。

 

而今,在纳德拉的带领下,微软不仅重振旗鼓,市值翻了三倍,而且还重回全球市值科技排行榜的铁王座。一下子把微软这个曾经被认为已经掉队的史前巨人拉回了公众视野。

 

是非对错,并非一人为之

2019年初,微软公开宣布放弃WP,并且开始建议客户及时改用iOS和安卓。微软彻底退出了这个舞台。

 

庞大的微软帝国,为什么没有编织好“移动系统”这件羽衣?因为它帮错了人,用错了人?还是因为它最后那场失败的联姻拖死了自己?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。

 

即使微软没有帮苹果,将来还会有另一个“水果”与它相竞争。鲍尔默也只是想吃下PC+手机这个双层大蛋糕,但稳住微软的纳德拉并没有从根本上的解决这个问题,而是直接截了肢保住了命与名。

 

换句话说,它们都只是隐患,而非根源。

 

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,PC才是微软的信仰,它认为PC才是科技的中心,手机、平板等都只是PC的附属产品,而非个体。因此,无论是从最初的经典Windows CE 1.0还是到最后的怪物WP8,它们都像极了各自时代的PC系统,成为了附属品。

 

曾看过这样的一句话:微软一直以来只擅长于强迫其他企业不情愿地接受其软件,而从未理解这个市场到底想要什么、需要什么、用户与产品的情感纽带是什么。

 

如今,用在这里回答它溃败的根源,貌似挺合适。

 

商场如战场,刀光剑影,只是不见血;商场并非人生,塞翁失马,错过了那便是错过了。

 

现在看来,微软确实是那个赢在了起跑线的输家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