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车祸版汾河湾,山西省汾河一坝管理局,汾河二库风景区,太原阳光汾河湾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20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6章贺兰唏找茬 正说话间,管家在外面敲门,“王妃,王爷让我过来请你过去。” 楚倾瑶起身,拎起药箱推门出来,红檀跟在身后把药箱抢过去,“王妃,奴婢帮你拿。” 楚倾瑶点了下头,跟着管家快步来到轩辕炙的院子。到了房门外,只有她一个人拿着药箱进去。 房间里放了一颗夜明珠,亮如白昼。如果不是时间不对,楚倾瑶绝对会拿起夜明珠好好瞧一瞧,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珠子。见轩辕炙已经准备好,消毒之后她便开始针灸。 二个时辰之后,楚倾瑶背上药箱出去,轩辕炙腿上的青黑之气范围比昨天又小了一圈。七杀从外面进来,“王爷,属下查过了,楚家大小姐这些年的经历和外面盛传的一样。” 轩辕炙盯着七杀,“如果只是这样,还需要你去查?” “王爷,属下……无能。”七杀冒汗了,可他不管怎么查,查到的都是外面这些。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,“王爷,楚倾瑶是楚相的前夫人韩家小姐所生,会不会与韩家有关?” 轩辕炙摇头,韩家根本无人会医术。 一连七天,楚倾瑶日日用上两个时辰给轩辕炙针灸。到第八日时,她从药箱里拿出一把手术刀,“王爷,我已经把你腿上的毒全部聚到了一处,现在要将他们放出来。会很痛,你忍一下。” “嗯。”轩辕炙放下书,打量着她手上的手术刀。 消毒之后,开始下刀。当刀割进肌肤时,轩辕炙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。这么能忍? 楚倾瑶有些意外,下意识看向他的脸。见他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,这才低头继续忙碌。等毒血流尽,她便开始清洗伤口,上药用绷带包扎。 处理完毕之后,她擦了把头上的汗,“王爷,毒血虽然清除了,但是你体内还有少量的余毒,需要靠药物化解。” “需要多久?” “最少二个半月。” 轩辕炙没再多问,只是告诉她需要什么药,让她找管家要。 楚倾瑶回房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,换了身干净衣服,找出纸笔写了一整页的药材名,还没去找管家,他就来了。 “赵伯你来得正好,我需要这些药材。”楚倾瑶将纸张递过去,赵伯一看是药材,立即表示马上派人送来。 “王妃,王爷要我问你,这边只有红檀一个人服侍,要不要再添点人?” “不用,有红檀就够了。”楚倾瑶想都没想,直接拒绝。她身上有秘密,自然是人越少越好,再说王府她也没打算长呆,一有机会就会离开。 “既然如此,王妃如果有什么需要,让红檀去找老奴即可。”管家没做多留。 “多谢赵伯。” 回房之后,楚倾瑶将偷偷收集的毒血放到系统里去化验,因为轩辕炙中的是混合型毒,怕是结果一时半会出不来。她吃过午饭,便到院子里走了几圈。 “喂,你就是楚倾瑶?”她正要回屋,冷不丁有人冲进了院子。 她停下来冷眼看过去,一袭鹅黄色衣衫的女子正快步向她走来,女子姿态婀娜,身材玲珑有致,只是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不善。 红檀听到声音赶忙从里面出来,一见黄衣女子立即跪了下去,“奴婢见过唏儿郡主。” 楚倾瑶一愣,立刻反应过来,原主对唏儿郡主还是有印象的,她正是当朝贺兰大将军的女儿贺兰唏,因为大将军杀敌有功,皇上破格封了贺兰唏为郡主。 贺兰唏来到楚倾瑶面前,一脸傲气的看着她,见楚倾瑶淡然的站着一点反应也没有,不由发怒,“楚倾瑶,你敢不给本郡主行礼?” 原来是个找虐的!楚倾瑶故意蔑视的看了一眼贺兰唏,“贺兰唏,你既然知道自己身为郡主,为何见到长辈不行礼问安?” “啊呸!就你也配称唏儿的长辈?”贺兰唏不屑的开口,“别以为你进了炙王府的大门,就真拿自己当根葱了,炙王妃的位置就凭你也配?” 楚倾瑶冷笑,对她的小心思已经一目了然,“唏儿郡主,我与炙王殿下是皇上赐婚,你既然不当我是炙王妃,就是在置疑皇上的决定,就是说皇上此举不得人心。” 贺兰唏一听就急了,连忙大叫,“楚倾瑶,你不准胡说,我怎么敢对皇上不敬?” 见她如此,楚倾瑶也不跟她客气,冷声道,“既然不敢,就给我滚出去。” 贺兰唏被她吼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她何时受过这种气,气得满脸通红,半天说不出话来,等她缓过劲来,发现院子里哪还有楚倾瑶的影子。 “楚倾瑶,你敢骂我?”她愤怒的冲到房门口,抡起拳头就向前砸去。别看她只是一介女子,可她从小跟随父亲习武,手上的力道岂能小了! “若我是郡主,我就立马离开,我就算再不得宠,也是皇上亲封的炙王妃,你敢来我这闹,就是在打皇上的脸。” 贺兰唏一抬头,就看到楚倾瑶正坐在窗台上晃着两条腿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 “楚倾瑶,你少臭美,炙哥哥是不会喜欢你的。”贺兰唏恨恨的收拳,脸中划过一抹不甘。 她从小就喜欢轩辕炙,也知道因为父皇手上的兵权,皇上不可能让她嫁进炙王府,可是谁嫁给炙哥哥都行,就是楚倾瑶不行。 她根本配不上炙王! “就算他不喜欢我,我仍然是这府上的嫡妃。”楚倾瑶若有所指。她在明明白白的告诉贺兰唏,就算她有朝一日嫁进了炙王府,也只是侧妃,终究要矮自己一截。 “楚倾瑶,你给我等着。”贺兰唏自然听懂了她的话,失落的转身,早没了来时的精神。 楚倾瑶从窗台上跳下来,自嘲的轻笑,这王府她不会多呆的,更不要说与人共侍一夫,她还没那么大度。轩辕炙将来愿意娶谁就娶谁,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FL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谁不说呢!可是皇后有命,公主也不敢不来。”

”素御天,今日我定要杀了你,祭奠我母妃的在天之灵。”

“查下去不就知道了。”轩辕炙嘴角带着讥讽。

“查下去不就知道了。”轩辕炙嘴角带着讥讽。白烂贱客

第59章皇后的杀机 可到底是什么毒,系统里没有记载,根本查不出。 “娘娘,臣妾身子不适,不适宜饮茶。”明知有毒,她自然不会喝。 皇后笑容扩大,“炙王妃的话倒提醒了本宫,本宫身子最近也不太舒服,太医也叮嘱我,不让我饮茶,正好厨房里还炖着补汤,不如炙王妃陪本宫喝一碗再走。” 楚倾瑶恼怒,就因为一个轩辕炙,你特么就非要弄死本姑娘?还两手保证,茶水不行就换补汤,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? “来人,把汤给炙王妃端来。”皇后显然是有备而来。 楚倾瑶望着热气扑面的补汤,就差骂娘,皇后垂眸端起汤盏喝了一口,不觉赞道,“御膳房的厨子手艺就是好,本宫怎么喝都喝不够。” 她一脸笑容,却不达眼底,若细看,便会发现她的眼里一片冰冷,似乎楚倾瑶今日非死不可。 “既然娘娘如此喜欢,那臣妾还是不夺人所爱了。”楚倾瑶推开汤盏。 “炙王妃客气了,宫中食材多,本宫爱喝让厨子接着炖便是,怎么也不能少了你的那份。”边说边喝了一口,一脸的享受,“炙王妃,快尝尝,合不合胃口。” 楚倾瑶端着汤盏半天没往嘴里送,然后手一滑,汤盏直接翻了,手上立刻被烫起了一串水泡。“啊!”她故做惊慌的大叫着扔掉汤盏。 皇后脸一沉,这炙王妃摆明了不想喝。可都烫成这样了,她也不好再紧逼。 “炙王妃,你的手怎么样?” 楚倾瑶眼角含泪,惊恐万状的举起钻心疼痛的手,“娘娘,臣妾有罪,拂了娘娘的好意,请娘娘恕罪。”她真不是装的,是真疼! 皇后恼怒,可看到她那只被烫得面目全非的手,只好道,“下次有机会再请炙王妃喝,本宫累了,你退下吧!” 出了乾宁宫,楚倾瑶还心有余悸,总觉得有事情脱离自己的认知,单单只是一个轩辕炙,至于让白柔芷几次对自己动杀机? 心绪难安的出了宫门,上了车马急忙拿出烫伤的药膏沫上,觉得心好累,皇宫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来,心力交瘁的倚在一角假寐。忽然,拉车的马猛的一声嘶鸣,一只利箭穿透车板,夺一声钉在她肩膀一厘米外。 她脸色一白,快速的趴下,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箭雨,呼啸而至,外面传来一声惨叫,车夫死了。随后马车失控,不住的狂奔。 她伸出双手,死死扣住车厢边缘的交接处,外面什么情况也看不到,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。 “快,快躲开,那匹马好像发狂了。”外面有人惊呼。 人声越来越大,到最后又渐渐远去,好在车速渐渐减缓,她空出手来掀开车帘往外看,这一看又是一阵心惊,至少有五名黑衣人跟在外边。这些人如果是轩辕炙的人,早出手救她了,所以只能是刺客。 她快速的从系统里拿药,胡乱配置了点毒,准备一会与他们拼了。又是一支利箭破空而来,她亲眼看着拉车的马轰然倒地,在翻车的瞬间,她急中生智从车上跳下来。 本以为会跌得很惨,或是被射成刺猬。耳边忽然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,然后她就落入一个让她安心的怀抱。 她双手抱住他,身子不住的发抖,“轩辕炙,你怎么才来?” 轩辕炙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,无声安慰,等她发现自己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时候,已经被他抱回了碧落院。 低头看了眼劫后余生的女人,轩辕炙阴鸷的眸子更加冰寒。今日,如果他晚去一步,这个女人就死了。 一想到她会死,他就怒不可遏,想毁了身边的一切。这样的情绪只是出现一瞬间,便被他收敛,他不允许自己如此失控。 他伸手一推,“你弄脏本王的衣服了。” 楚倾瑶懵了下,刚才真是她的错觉,还以为他有多担心她,真是自己想多了。她退出他的怀抱,尴尬的捌开脸。 “你负责洗。”轩辕炙脱了外衣,直接扔到她怀里,态度恶劣,语气粗暴。 洗就洗,有什么了不起!楚倾瑶把衣服一扔,手劲这么大,估计把水泡都砸破了,好疼。 “最近一段,宫里任何旨意你都不用理会。”他的眼神落到她红肿的手上,目光一戾,“谁弄的?” 一提这事她就有气,语气不善的扬了扬手,阴阳怪气的道,“除了你的老相好白柔芷,还谁有这胆子?我见过太后之后,就被宫女带去了乾宁宫,她又是毒茶又是毒汤的伺候,本王妃真是受宠若惊。这一切,都是托王爷您的福,小的真是感激涕零。” 轩辕炙阴着脸,这女人挖苦人的本事真是渐长。可他怎么听出了醋味? 他对她伸手,“药呢?” 楚倾瑶一愣,“什么药?” “烫伤药。”轩辕炙盯着她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本事将药藏起来,想用的时候再拿出来。” 楚倾瑶大惊,他是如何知道的?她绝不能承认。 她装傻充愣的看着他,“王爷在说什么?什么药?” 轩辕炙的眸子更加深邃,最后黯淡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到最初。“七杀,去找烫伤药。” 等药膏一送来,他就没好气的将她按到椅子上,用指甲沾了轻轻涂到烫伤的地方,药膏清清凉凉,很好的缓解了钻心的疼痛。 他的手很好看,指节修长,指骨分明,静静在她手背上一遍遍画着圈圈,时间一久,竟然泛起了丝丝的酥麻,她身子一颤,再不敢看。 涂好之后,他将药膏留下,“本王告诉你,她不是我的老相好。” 这算是在对自己解释? 等轩辕炙一走,红檀急忙上前,“王妃,你这手是皇后烫的?” “差不多。”虽然是自己有意为之,也是被白柔芷所迫。 遇上这样的事,她想去韩家听听老夫人的意见,又怕自己和韩家走得太近,会给他们带来灾难。 没想到,午饭刚过,韩老夫人就上门了。 “瑶儿丫头,快让外祖看看,伤到哪了?”炙王妃被太后召见,在回府的路上遇刺,已经传遍京中大街小巷。 “祖母,我没事。 老夫人嗔怪的拉住她,心疼的直掉眼泪,“快跟外祖说说,这手是怎么回事?”楚倾瑶扶着她坐好,这才将自己上午进宫之后的事细细说了一遍。 “白柔芷如此心胸,怎么就当上了皇后呢!”老夫人皱眉,“她逼得我韩家的女儿不惜烫伤自己,而她都不肯罢手,瑶儿,你再想想,可有什么事得罪过她?” 楚倾瑶摇头,“除了王爷,瑶儿想不到其他理由,她还是贵妃的时候,就对我动了杀机。好在王爷及时赶到,这才有惊无险。” “祖母听说这次也是王爷救了你,他……最近对你可好?” “因为王爷,瑶儿才能全身而退,祖母放心,他一直对我很好。” 老夫人叹了口气,“你还骗我,他突然冒出来的未婚妻是怎么回事?把你这个正牌王妃赶到了角落里,却让她登堂入室住进天寂阁,你这丫头……心真大!” “祖母,瑶儿会医术,有一技傍身,又有娘亲留下的大笔产业,还会过得不好?”楚倾瑶笑道,见祖毒更加担忧,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赶紧改口,“祖母放心吧!王爷对我好着呢!” 为了让老夫人相信,她举起自己被烫伤的猪爪子,“祖母你看,这可是王爷亲自给瑶儿上的药。” “你这丫头,就会安慰人。” “正好今日有时间,不如瑶儿替祖母检查检查身子。”扶着老夫人上床躺好,楚倾瑶假装替她诊脉,这边已经开启了医疗系统。 结果出来后显示,血糖偏高,其他都正常。这可不是好现象,万一得了糖尿病就麻烦了。她走到一旁打开药箱,从系统中取了四板降糖药,又拿了两袋降糖茶。 见老夫人一脸紧张,她轻笑着扶起她,“祖母,您身子好着呢!不过以后得少吃点甜食。” 老夫人一愣,“丫头,你怎么知道我最近爱吃甜的?” “脉上显示出来的。”她脸一红,不得不说慌。 叫过老夫人带来的丫环,将降糖药降糖茶的服用方法一一告诉她,特别强调,让她一定要控制老夫人每日进食甜食的数量。 本想留老夫人用了晚饭再走,可她执意回去,楚倾瑶只好亲自送她出府,路上,她有几次想问老夫人知不知道自己亲身父亲是谁,又极力忍下。 其实,谁是她的亲生父亲根本不重要,如果他心里有这个女儿,为何这些年从未寻过她?还是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儿的存在? 上车之前,老夫人拍拍她,“楚亦雄一家走了也好,但你还得提防着范青菊,我听说楚玉儿没了。” 楚倾瑶呆住,她死了也好。 送走老夫人,她还没进府,贺兰唏就叫住她,“楚倾瑶,你给我站住。” “你有事?” “素如一在哪?” “天寂阁。” 贺兰唏扬着头从她身边挤进府门,回头看了她一眼,“楚倾瑶,你可真没用,都让人登堂入室了,还在装聋作哑。” 楚倾瑶神色清冷,她和轩辕炙之间还达不到为了他要死要活,去和其他女人争风吃醋。若他在意自己,就会处理好素如一。 “贺兰唏,你死了这份心吧!王爷娶谁都不会娶你。”这不是秃头的虱子明摆着,明明知道贺兰将军与轩辕炙一条心,还封了他女儿为郡主,就是想分化他们的势力,若是贺兰唏嫁进炙王府,只会更加强大轩辕炙。 皇上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。 贺兰唏脸一白,有种小秘密被人揭穿的羞怒,“楚倾瑶,你算个什么东西,要你管?” 楚倾瑶冷笑,言尽于此,多说无益。她将贺兰唏扔下,悠然的回了碧落院。没一会,红檀就跑进来说,贺兰唏和素如一打起来了。 “打吧,打吧,看谁最后能得佳人一笑。”她忽然想到了这句,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对。轩辕炙哪里算是佳人,顶多算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。 “在笑什么?”轩辕炙忽然从外面进来。 她的笑立马僵在脸上,尴尬极了。他走到近前,居高临下的俯视,“跟本王说说,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?”加我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